对于翁美玲当年的离世汤镇业痛苦之余最愧于面对的就是翁母

发布日期:2019-08-14 21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三十多年前翁美玲和汤镇业这对圈中人人称慕的金童玉女,其恋情也是得到翁母的肯定和支持,据悉她对风流倜傥的未来女婿汤镇业十分满意,并且翁美玲还多次携汤镇业一同到英国探亲,他们的婚事在双方长辈们的眼中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然而,殊料到翁美玲突遇不测,魂归天国,她的离世,在恋人心中和亲人心中都是没办法接受的打击,汤镇业在万千痛苦之余最愧于面对的恐怕也就是翁美玲的母亲了。他要怎么样向翁母交待呢,我们一起来回忆当年的一幕幕:

  5月15日(星期三),也就是翁美玲逝世第二天,清晨,红勘殡仪馆第七殓房门前站满了百多人,他们都是为看阿翁的遗体早来等候的。警方为防止出事,在殓房门口派了六位彪型大汉看守。9时35分,阿汤、阿苗、契妈等一行约十人,要求认尸。殓房工作人员认为他们不是死者直接亲属,只属朋友关系,故无权办理认尸手续。各人不得要领后离去。10时,各人又再折返,提出要求见翁美玲最后一面。经有人交涉及疏通,由警方人员陪同,大家终于可以进入尸房。据悉,汤镇业见到阿翁的遗体,情绪十分激动,立即冲前紧拥着,伤心痛哭不已,大声呼叫,并且亲吻翁的脸嘴,www.70293.com,久久仍不肯放开。后为在旁的人劝阻,一行人在内逗留约十余分钟后离去。可怜当天三十一度的炎热天气,阿汤像失去了一切气温知觉似的凄凉。他身穿纯白色厚棉褛,一条蓝色直条牛仔裤,一对深米色皮面皮底凉鞋,戴着黑汁墨镜,神情木呆,整个人落了形,像病了很久的病人一样,无精打采,哭哭泣泣的样子。

  十分钟后,邹世龙也到达殓房大堂,也被工作人员拦阻。据邹世龙自己讲,他也有疏通工作人员,最终见到了阿翁。傍晚六点二十五分,翁母乘飞机抵港,记者们在机场出口处堵翁母却未见到,原来机场安排翁母从特殊通道悄悄离开了。翁母返港后住进毛女士家里,但足未出户,认尸手续也由毛女士代办。阿翁的去世,阿汤因伤心过度,而安排打点身后事的,便全由阿苗负责。

  5月16日,星期四,10时30分,无线派出两位高层林冯美基与何家联为代表,到天光道翁美玲契妈居所,探望刚于前午来港的翁母。12时,汤镇业只身到达天光道阿翁契妈家,探望刚抵港不久的翁母。阿汤在陈家逗留了三小时之久,进出都是通过后门一个隐蔽通道,由苗侨伟开车带他离开。记者们为追新闻,兵分多路,有到天光道阿翁契妈家堵门口的,有到殓房内堵的。

  有记者企图爬上矮墙透过窗子探看契妈屋中情况,被屋内人发觉后拉下帘子。由于重门深锁,记者们拍不到屋内的动静,记者从门缝望进去,隐约见翁母坐在阿汤左手边的,阿汤半跪在地,在翁母耳边相劝一番,隐约听到翁母操着半咸半淡的粤语对阿汤说了几句话,边说边哭泣,委实见者心酸。另有一位记者发觉大门的底隙颇高,遂蹲下身子探看,刚巧见汤镇业跪在地上,对面坐着翁母。翁母背对着汤。还有记者苦守之下,竟然意外的遇到了阿翁契妈的外孙,也就是阿翁的契姨甥。记者问起阿翁人怎么样。他说:“她对我不错,因为那时的我才十五岁.还是个小孩子.所以,她很疼我的,而以后的她也很爱笑的,我实在不明白……唉…”这时候,阿翁契父走来开门,看见了记者在采访外孙,骂了外孙几句。竟然连记者与他外孙一起关在门外了。汤镇业离开契妈家时,记者们又追着他的车拍照时,有如跑越野赛一样,跨栏之后又要跳下十多级楼梯,再要多跑一段路,结果个个都跑到气喘如牛。对香港记者的敬业精神真佩服的“五体投地”!哪儿像现在的记者拿着通稿便能赚钱。